想当欧皇

当晴明抽中了山风之后

*改编自范进中举
*人物极度OOC
*被雷到的不怪我
*求轻喷。
      到SSR概率提升那日,寮里没有体力,会长吩咐晴明道:"我有一堆生命针女暴击地藏和一些勾玉,你快拿到御魂商店去卖了,买些体力回来,我已是饿的两眼都看不见了。"晴明慌忙抱了御魂,走出门去。才去不到两个时候,只听得一生巨响
,寮里来了三个隔壁寮的大佬,一片声叫道:"快请晴明欧皇出来,恭喜出山风了!"会长不知是甚事,吓得躲在寮里;听见了,方敢伸出头来,说道:"诸位大佬请坐,晴明方才出去了。"那些大佬道:"原来是老会长。"大家簇拥着要喜钱。正在吵闹,又是几个寮副会长,二报、三报到了,挤了一屋的人,寮里都坐满了。隔壁萌新都来了,挤着看,会长没奈何,只得央及一个大佬去寻晴明。
  那大佬飞奔到御魂商店,一地里寻不见;直寻到商店东头,见晴明抱着御魂,手里插个草标,一步一踱的,东张西望,在那里寻人买。大佬道:"晴明欧皇,快些回去!你恭喜抽到了山风,大佬萌新挤了一屋里。"晴明道是哄他,只装不听见,低着头往前走。大佬见他不理,走上来,就
要夺他手里的御魂。晴明道:"你夺我的御魂怎的?你又不买。"大佬道:"你抽中了山风,叫你家去打发报子哩。"晴明道:"大佬,你晓得我今日没有体力,要卖这御魂去救命,为甚么拿这话来混我?我又不同你顽,你自回去罢,莫误了我卖御魂。"大佬见他不信,劈手把御魂夺下,掼在地下,一把拉了回来。报录人见了道"好了,新欧皇回来了。"正要拥着他说话,晴明三两步走进寮里来,见中间报帖已经升挂起来,上写道:"非洲晴明画出一个神秘符咒召唤出了稀有SSR式神山风。"
  晴明不看便罢,看了一遍,又念一启蒙,自己把两手拍了一下,笑了一声,道:"噫!好了!我抽中了!"说着,往后一交跌倒,牙关咬紧,不省人事。会长慌了,慌将几口开水灌了过来。他爬将起来,又拍着手大笑道:"噫!好!我中了!"笑着,不由分说,就往寮外飞跑,把报录人和众人吓了一跳。走出大门不多路,一脚踹在塘里,挣起来,头发都跌散了,两手黄泥,淋淋漓漓一身的水。众人拉他不住,拍着笑着,一直走到商店上去了。众人大眼望小眼,一齐道:"原来新欧皇欢喜疯了。"会长哭道:"怎生这样苦命的事!抽中了一个甚么山风,就得了这拙病!这一疯了,几时才得好?"八百比丘尼道:"早上好好出去,怎的就得了这样的病!却是如何是好?"众大佬劝道:"会长不要心慌。我们而今且派两个人跟定了晴明欧皇。这里众人家里拿些御魂勾玉觉醒材料来,且管待了报子上的老爹们,再为商酌。"
  当下众邻居有拿御魂来的,有拿勾玉来的,也有背了斗觉醒材料来的,也有拿了些达摩碎片来的。会长哭哭啼啼,在厨下收拾齐了,拿在寮里那颗樱树下。大佬又搬些桌凳,请报录的坐着喝酒,商议他这疯了,如何是好。报录的内中有一个人道:"在下倒有一个主意,不知可以行得行不得?"众人问:"如何主意?"那人道:"欧皇晴明平日可有怕的人?他只因欢喜狠了,痰涌上来,迷了心窍。如今只消他怕的这个人来打他一个嘴巴,说'这报录的话都是哄你的,你并不曾中。'他这一吓,把痰吐了出来,就明白了。"众大佬都拍手道:"这个主意好得紧,妙得紧!欧皇晴明怕的,莫过于爆伤玉藻前大舅。好了!快寻玉藻前来。他想还不知道,在御魂塔里打八岐大蛇哩。"又一个人道;"在打八岐大蛇,他倒好知道了;他从五更鼓就往东头集上迎猪,还不曾回来。快些迎着去寻他。"
  一个人飞奔去迎,走到半路,遇着玉藻前来,后面跟着一个烧汤的二汉,提着七八斤肉,四五千钱,正来贺喜。进门见了老会长,老会长大哭着告诉了一番。玉藻前诧异道:"难道这等没福?"外边人一片声请玉藻前说话。玉藻前把肉和钱交与八百比丘尼,走了出来。众人如此这般,同他商议。玉藻前作难道:"虽然是我侄子,如今却做了欧皇,就是天上的星宿。天上的星宿是打不得的!我听得非洲人们说:打了天上的星宿,阎魔就要拿去打一百铁棍,发在十八层地狱,永不得翻身。我却是不敢做这样的事!"大佬内一个尖酸的人说道:"罢么!玉藻前,你每日在平安京里捣乱子的营生,阎魔也不知叫判官的簿子上记了你几千铁棍;就是添上这一百棍,也打甚么要紧?只恐铁棍打完了,也算不到这笔帐上来。或者你教好了侄子的病,阎魔叙功,从地狱里把你提上第十七层来,也不可知。"报录的人道:"不要只管讲笑话。玉藻前,这个事须是这般,你没奈何,权变一权变。"玉藻前被众人局不过,只得连斟两碗酒喝了,壮一壮胆,把方才这些小心收起,将平日的凶恶样子拿出来,卷一卷那油晃晃的衣袖,走上集去。众邻居五六个都跟着走。老会长赶出来叫道:"大舅,你只可吓他一吓,却不要把他打伤了!"众大佬道:"这自然,何消吩咐。"说着,一直去了。
  来到集上,只见晴明正在一个庙门口站着,散着头发,满脸污泥,鞋都跑掉了一只,兀自拍着掌,口里叫道:"抽中了!抽中了!"玉藻前凶神似的走到跟前,说道:"该死的畜生!你抽中了甚么?"一个嘴巴打将去。大佬和萌新见这模样,忍不住的笑。不想玉藻前虽然大着胆子打了一下,心里到底还是怕的,那手早颤起来,不敢打到第二下。晴明因这一嘴马,却也打晕了,昏倒在地。众邻居一齐上前,替他抹胸口,捶背心,舞了半日,渐渐喘息过来,眼睛明亮,不疯了。众人扶起,借庙门口一个外科郎中的板凳上坐着。玉藻前站在一边,不觉那只手隐隐的疼将起来;自己看时,把个巴掌仰着,再也弯不过来。自己心里懊恼道:"果然天上'文曲星'是打不得的,而今菩萨计较起来了。"想一想,更疼的狠了,连忙向郎中讨了个膏药帖着。
  晴明看了众人,说道:"我怎么坐在这里?"又道:"我这半日,昏昏沉沉,如在梦里一般。"众大佬道:"欧皇,恭喜抽中了。适才欢喜的有些引动了痰,方才吐出几口痰来了,好了。快请回家去打发报录
人。"晴明说道:"是了。我也记得是抽中了山风。"晴明一面自绾了头发,一面问郎中借了一盆水洗洗脸。一个大佬早把那一只鞋寻了来,替他穿上。见大舅在跟前,恐怕又要来骂。玉藻前上前道:"欧皇侄子,方才不是我敢大胆,是你老会长的主意,央我来劝你的。"大佬内一个人道:"玉藻前大舅方才这个嘴巴打的亲切,少顷晴明欧皇洗脸,还要洗下半盆猪油来!"又一个道:"大舅,你这手明日可开不得胧车了。"玉藻道:"我那里还开胧车!有我这侄子,还怕后半世靠不着也怎的?我每常说,我的这个侄子,才学又高,品貌又好,就是城里头阴阳寮的这些欧皇,也没有我侄子这样一个体面的相貌。你们不知道,得罪你们说,我小老这一双眼睛,却是认得人的。想着先年,多少氪金大佬和肝帝抢着要当我侄子,可我觉得自己像有些福气,毕竟要跟一个欧皇的,今日果然不错!"说罢,哈哈大笑。众人都笑起来。看着晴明洗了脸,郎中又拿茶来吃了,一同回家。晴明先走,玉藻前和跟在后面。玉藻前见晴明衣裳后襟滚皱了许多,一路低着头替他扯了几十回。